2013-03-31 19:26:15  点击次数:3303  查阅:暂不记录

越南话 中国方言

 

中国古代语言从时期上来分,差异很大,所以争议也很多。我找到两种资料(在下面),第一种是从历史的角度,第二种是从古汉语发音的角度。但不管是哪方面资料,对于秦朝以前的中国官方语言都还是未知数。 总的来讲,如下: 秦朝以后:以陕西、咸阳方言为基础的某种语言; 南宋时期:出现类似北京的“儿化音”;南京话也有可能。 <百科全书中的解释>: http://zh.wikipedia.org官话在明清时代的不同时期可能采用不同地区的语音。明代至清初的官话究竟采取哪个(哪些)地区的语音,有颇多争论,有金陵(今南京)说、北京说、洛阳说等数种1。可以确认的是,从清朝的某一时期至清末,官话都是采取北京音。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现在的南京话、洛阳话、北京话,与明清时期特别是与明初的南京、洛阳、北京音相比已有很大的变化。 <资料一>:(此文章好像缺乏实证,不过我个人认为还是很有参考价值) 当今中国的官方语言是普通话,普通话的基础就是北京话。中国官方语言的这个传统大概从元代就开始了。但是,元代以前,中国的官方语言是什么呢?我们现在几乎没有确切的历史记录。 中国大一统社会的建立始于秦朝,但是,历史记载显示,秦朝只统一了文字,所谓“书同文”,而没有统一语言。直到今天,中国各地方言差异很大,也是一个历史的遗迹。秦朝以前,我们有理由相信,夏商周的官方语言应该相对统一,但是,春秋战国时期,各个独立王国基本上都是各自独立的官方语言。齐楚燕韩赵魏秦,再加吴越等,各个朝廷的官方语言应该是不一样的。 那么秦朝以后,统一的中央集权政府建立之后,中央朝廷的官方语言是什么呢?按照常理,秦朝的官方语言也许应该是以陕西、咸阳方言为基础的某种语言吧。西安作为历史古都,在中国历史上长期都是中央政府所在地,因此,有理由认为,在元代以前,中国政府的官方语言应该是陕西话,或者西安话。 之所以要讲这个问题,是因为在研究中国古代诗歌时,我们会碰到一个问题。中国古代诗歌非常讲究音律和平仄,那么,这种音律和平仄是按照那种语言制定的?换句话说,李白的诗应该用什么语言念更符合音律和平仄?今天,我们念李白、杜甫的诗,毫无例外地使用的都是普通话,但是在唐朝的时候,李白在朝廷之上,要求高力士为他脱靴再做诗的时候,他使用的什么语言?我们用今天的普通话念“看书”这个词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发音,在陕西话里就是“砍树”。那么,当唐朝人写下“砍树”这个词,我们今天念的时候,应该是念成普通话的“砍树”,还是“看书”?虽然这种区别对于今天我们读古文、念古诗似乎也没多大区别,但是,在我们研究古代诗歌音律的时候,这个区别就非常重要了。 宋朝的苏东坡诗名很高,苏东坡是四川人,我听过用四川话念苏东坡的诗,很有味道,不比用今天的普通话念逊色。然而,我们能够肯定苏东坡诗词的音律就是按照四川话的发音吗?好像也没有充分的理由。 宋朝还有一个诗人叫周敦颐,也就是写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那个人。历史记载说,周敦颐的诗歌是语言和音律配合最好的。今天我们用普通话来念周敦颐的作品,这种感受并不明显。所谓语言和音律的配合,可以举一个现代的例子让大家有所体会。著名作曲家谷建芬有一首歌叫做《在蘑菇的小姑娘》,谷建芬说,她创作这首歌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念歌词,在念的语调中找到音乐旋律。当我们唱这首歌的时候,“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箩筐”唱腔和念白真的非常接近,这也是这首歌曲琅琅上口的原因之一。可惜现在很多作词、作曲的人,不太懂这个道理。回到周敦颐的问题上,古人评价周敦颐,说他的诗歌和音律最贴近、最符合,用今天的普通话我们难以感受,也许合理的解释就是,周敦颐的诗歌最适合的语言可能不是今天的普通话。 作为语言学的学术研究,中国的语言在历史上有两次大规模制定标准语音的事件,一次在汉朝,一次在宋朝。但是,那时候的语音规范在今天看来,依然是模糊的。例如汉朝的《说文解字》,对于字音的注释,今天看来就不够精确。举一个例子,按照《说文解字》的主音规则,“刘”这个字的发音可以注释为“李楼切”,也就是“李”的声母同“楼”的韵母相切。但是,“六”似乎也能这么注音。当然,“六”更适合的注音也许是“李漏切”,然而,当我们不知道“李”、“楼”、“漏”的标准发音时,又如何能获得“刘”、“六”的准确发音呢?《说文解字》的注音法,某种程度上说是一个循环,你只有掌握“李、楼、漏”的发音,才能掌握“刘、六”的发音,但是,要掌握“李、楼、漏”的发音,你还必须先掌握其他字的发音。这种注音的循环状况,缺少了今天小学生先学音标的标准化过程。同样是“李楼切”,用普通话读,和用四川话读,用广东话读,都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因此难以达到统一语言发音的效果。对于语言学家来说,古代文学作品中很多不符合音律的现象,他们往往用一个简单的说明就带过了??古代发音和今天的发音不同。而我认为,真正的原因是古代官方语言和今天官方语言的不同。 由于没有录音设备,要探究古代的官方语言的发音,似乎少了必要的基础。但是,还是有一些语言的遗迹是可以供今天研究的。 在语言学中有一种叫做“语言孤岛”现象。例如杭州话。熟悉江浙一带方言的人都会知道,杭州话在江浙地区比较特别,它和邻近地区的方言有较大的区别,最显著的特征就是“儿化音”特别多。“儿化音”其实是北方语言的重要特征,杭州话里的“儿化音”其实是南宋时期,杭州(临安)作为首都,来了大批以皇族为代表的北方贵族,北方语言成为南宋临安的官方语言,严重影响了当地的百姓语言,才使得杭州城里的语言,同邻近地区的语言产生较大的差异。由于在语言上向官方语言倾斜的趋势,还使得杭州话里的“儿化音”甚至比北方话还要突出、强调,比方说“棍儿”、“袋儿”等杭州话,其“儿”字的发音非常突出,有点故意强调的意思。此外,南京话也有这种倾向。因为,我相信朱元璋即使登上了宝座,也还是说着他的苏北话,连他的很多亲信大臣都是苏北人,明初朝廷里的官话应该是苏北话。知道明成祖朱棣迁都北京,北京话才成为朝廷的官话。而作为陪都的南京,政府机构一应俱全,大量的北方官吏看守养老,北方话自然也就大大影响了南京本地话。 <资料二>: 上古汉语指的是周朝时期的汉语。上古汉语的构拟不建立在历史比较法的基础上,其原则和印欧语完全不同。 上古音研究的基本方法上从中古汉语(《切韵》音系)倒推上古音 。在中古音的基础上,可以用《诗经》的韵部和谐声系列来推测古代的发音,还可以用汉语方言的存古特征和一些外部证据(汉藏语系、壮侗语系、苗瑶语系等语言中的汉语同源词和藉词)。 韵部 汉语发音从《诗经》到南北朝已经发生了重大的变化,南北朝人读先秦文献的时候,发现有许多押韵不和谐的地方了。当时人对《诗经》的注解反映他们遇到的困难:当《诗经》的韵脚不押韵时,他们牵强的改其中一个字的音使其押韵,认为这样读起来更加和谐。例如:《诗经 "邶风 "燕燕》「燕燕于飞,上下其音,之子于归,远送于南」中的「音」和「南」两个字押韵。北梁人沉重在《毛诗音》中指出:「南:协句,宜乃林反」。他用反切的方法标注他认为正确的读音(用普通话读,他把「南」字的方音改成nín)。这个方法叫做「协韵」。 隋朝人陆德明认为不应该使用协韵法,因为他认为古代人押韵不严谨,没有必要改正《诗经》的读音。他指出:「沈云协句宜乃林反,今谓古人韵缓,不烦改字」。 在宋朝,朱熹等人继承了南北朝的协韵法(亦称「叶音」),并非常系统的用这个方法来改正《诗经》和《楚辞》里所谓「不和谐」的韵脚字的读音。他们认为,古人对韵脚字可以临时改读,他们还没有发现随着时间的推移发音变化的原则,他们以为先秦时代的古人的发音和宋朝人一样。但是,在这个时代,吴h朐凇睹??对喜挂簟返戎?髦蟹⑾帧妒??返难涸舷窒袷怯泄嬖虻模??ü?栽辖抛窒低车目疾欤?阎泄旁侠喙槟沙删鸥鲈喜俊K淙晃?肴狈γ魅返睦?犯拍睿ㄋ?烟扑魏拖惹氐脑辖抛只煳?惶福┧?难芯柯醭隽私?胝?返穆废叩牡谝徊剑??蟠?难д呖?倭搜芯抗乓舻男峦揪丁3?怂?酝猓?b浴⑾畎彩馈⒊体牡热私?辛斯乓舻难芯俊?nbsp;最早用科学的方法研究上古音的学者是顾炎武。他继承了陈第的想法,认为「古诗无叶音」,并旨在恢复古代汉语的发音(「复古」)。他发明了「离析唐韵」的研究方法:把《诗经》的韵脚整理起来,分析这些字的押韵行为。在《诗经》押韵的字通常属于《广韵》的不同韵类,这是因为这些字的韵母在上古音相近或者相同,后来到中古音变得不一样。但是,上古音的押韵行为有理可寻,可以按照这些押韵行为把中古韵类分配成几个组,这些组叫做「韵部」,同一个韵部的中古韵类可以在《诗经》押韵,但是有些中古韵类同时出现在几个不同韵部。顾炎武把韵类归纳成十个韵部。虽然他对韵部的划分不够严谨,忽略了许多重要的对立,但是他建立了上古音研究的奠基,一直到现在,他的「离析唐韵」是上古音构拟的原则之一。 清朝学者构拟古音的方法与现代语言学家不同。他们当时认为,属于同一个韵部的中古韵类在上古时代有相同的发音,后来其中一个韵类(「古本韵」)保留了原始的发音,其它的韵类发生了变化(「变韵」)。这个构拟方法有严重的缺陷。第一,没有解释「变韵」发生变化的条件:按照语言学的定论,语音变化有一定的规则,如果某些字在上古时代有完全相同的读音,没有理由分化出来(除非发生了方言混合)。第二,我们现在知道,上古汉语的一些韵部的发音和与其对应的任何一个中古韵类的发音都不一样,没有一个中古韵母保留了原始的发音(没有「古本韵」)。例如:歌部构拟成*-ar或者*-aj(还有元音长短等特征),和来自歌部的中古韵类如歌韵(中古*-a),鱼韵(中古*-?,马韵(中古*-ca),模韵(中古*-o)的发音都不相同。 上古汉语无声调说 1954年法国学者奥德里库尔(Haudricourt)通过历史比较法的考察,发现越南语的声调是已经脱落了的韵尾的痕迹,这些韵尾在比较原始的亲属语言中(如克木语)仍然存在。他发现,越南话的上声来自喉塞音,去声来自-s。由于越南话和汉语的声调系统很相似,他提出汉语的声调有同样的来源,上古汉语没有声调。 这个假设得到了很多印证,最明显的一个是可以自然的解释「阴入韵对转」: 上古汉语有次要音节说 以前普遍认为上古汉语是一种以单音节为主的语言,每一个汉字代表一个音节。但是近几年,中国学者潘悟云和法国学者沙加尔不谋而合达到了一致的结论:上古汉语不仅有复辅音,也有次要音节,汉朝以前,一个汉字可以代表两个音节:次要音节和主要音节,第一个音节是弱化音节,其主元音为Y,没有韵尾。这个结论目前还存在争议。 

中国古代语言从时期上来分,差异很大,所以争议也很多。我找到两种资料(在下面),第一种是从历史的角度,第二种是从古汉语发音的角度。但不管是哪方面资料,对于秦朝以前的中国官方语言都还是未知数。 总的来讲,如下: 秦朝以后:以陕西、咸阳方言为基础的某种语言; 南宋时期:出现类似北京的“儿化音”;南京话也有可能。官话在明清时代的不同时期可能采用不同地区的语音。明代至清初的官话究竟采取哪个(哪些)地区的语音,有颇多争论,有金陵(今南京)说、北京说、洛阳说等数种1。可以确认的是,从清朝的某一时期至清末,官话都是采取北京音。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现在的南京话、洛阳话、北京话,与明清时期特别是与明初的南京、洛阳、北京音相比已有很大的变化。 <资料一>:(此文章好像缺乏实证,不过我个人认为还是很有参考价值)当今中国的官方语言是普通话,普通话的基础就是北京话。中国官方语言的这个传统大概从元代就开始了。但是,元代以前,中国的官方语言是什么呢?我们现在几乎没有确切的历史记录。中国大一统社会的建立始于秦朝,但是,历史记载显示,秦朝只统一了文字,所谓“书同文”,而没有统一语言。直到今天,中国各地方言差异很大,也是一个历史的遗迹。秦朝以前,我们有理由相信,夏商周的官方语言应该相对统一,但是,春秋战国时期,各个独立王国基本上都是各自独立的官方语言。齐楚燕韩赵魏秦,再加吴越等,各个朝廷的官方语言应该是不一样的。那么秦朝以后,统一的中央集权政府建立之后,中央朝廷的官方语言是什么呢?按照常理,秦朝的官方语言也许应该是以陕西、咸阳方言为基础的某种语言吧。西安作为历史古都,在中国历史上长期都是中央政府所在地,因此,有理由认为,在元代以前,中国政府的官方语言应该是陕西话,或者西安话。之所以要讲这个问题,是因为在研究中国古代诗歌时,我们会碰到一个问题。中国古代诗歌非常讲究音律和平仄,那么,这种音律和平仄是按照那种语言制定的?换句话说,李白的诗应该用什么语言念更符合音律和平仄?今天,我们念李白、杜甫的诗,毫无例外地使用的都是普通话,但是在唐朝的时候,李白在朝廷之上,要求高力士为他脱靴再做诗的时候,他使用的什么语言?我们用今天的普通话念“看书”这个词的时候,一模一样的发音,在陕西话里就是“砍树”。那么,当唐朝人写下“砍树”这个词,我们今天念的时候,应该是念成普通话的“砍树”,还是“看书”?虽然这种区别对于今天我们读古文、念古诗似乎也没多大区别,但是,在我们研究古代诗歌音律的时候,这个区别就非常重要了。宋朝的苏东坡诗名很高,苏东坡是四川人,我听过用四川话念苏东坡的诗,很有味道,不比用今天的普通话念逊色。然而,我们能够肯定苏东坡诗词的音律就是按照四川话的发音吗?好像也没有充分的理由。宋朝还有一个诗人叫周敦颐,也就是写荷花“出污泥而不染”的那个人。历史记载说,周敦颐的诗歌是语言和音律配合最好的。今天我们用普通话来念周敦颐的作品,这种感受并不明显。所谓语言和音律的配合,可以举一个现代的例子让大家有所体会。著名作曲家谷建芬有一首歌叫做《在蘑菇的小姑娘》,谷建芬说,她创作这首歌的时候,基本上就是念歌词,在念的语调中找到音乐旋律。当我们唱这首歌的时候,“采蘑菇的小姑娘,背着一个大箩筐”唱腔和念白真的非常接近,这也是这首歌曲琅琅上口的原因之一。可惜现在很多作词、作曲的人,不太懂这个道理。回到周敦颐的问题上,古人评价周敦颐,说他的诗歌和音律最贴近、最符合,用今天的普通话我们难以感受,也许合理的解释就是,周敦颐的诗歌最适合的语言可能不是今天的普通话。作为语言学的学术研究,中国的语言在历史上有两次大规模制定标准语音的事件,一次在汉朝,一次在宋朝。但是,那时候的语音规范在今天看来,依然是模糊的。例如汉朝的《说文解字》,对于字音的注释,今天看来就不够精确。举一个例子,按照《说文解字》的主音规则,“刘”这个字的发音可以注释为“李楼切”,也就是“李”的声母同“楼”的韵母相切。但是,“六”似乎也能这么注音。当然,“六”更适合的注音也许是“李漏切”,然而,当我们不知道“李”、“楼”、“漏”的标准发音时,又如何能获得“刘”、“六”的准确发音呢?《说文解字》的注音法,某种程度上说是一个循环,你只有掌握“李、楼、漏”的发音,才能掌握“刘、六”的发音,但是,要掌握“李、楼、漏”的发音,你还必须先掌握其他字的发音。这种注音的循环状况,缺少了今天小学生先学音标的标准化过程。同样是“李楼切”,用普通话读,和用四川话读,用广东话读,都会得出不同的结果,因此难以达到统一语言发音的效果。对于语言学家来说,古代文学作品中很多不符合音律的现象,他们往往用一个简单的说明就带过了??古代发音和今天的发音不同

因各地水土不同而自然诞生的!

交通不便利、长期不沟通使语音、语汇产生差异,接而语法也产生微小变化。如台湾国语和大陆的普通话在1949年前是完全一致的,隔离五十年后现在已有很大差异。

以上是"越南话 中国方言"的相关内容。

本文地址:http://www.cnlangs.com/news-387.html , 转载请保留.

上一篇:搞笑的中国方言剧本 下一篇:中国方言搞笑故事